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当代女子画会会员,北京油画学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本人在出版界工作,集绘画、摄影于一身,。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美展、影展,多次获奖。在国内外发表各类美术、摄影作品两万余幅,本人及作品被辑入多部名人大典。就职中直单位某期刊总社任副总编,《学与玩》杂志创刊人之一,2015年5月退休,《太空大战》连环画绘画、撰写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欠他一个拥抱(二)  

2011-06-27 17:5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欠他一个拥抱(原创连载)

(二)

王玉群

来人令我打了一个激灵,如同被闪电击穿了一般从头贯穿足底。我万没想到,眼前出现的竟是我敬仰的世界冠军。

我吃惊地看着他,平时我那种高傲劲儿顿时被他秒杀了,身体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半晌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见我有些尴尬,哈哈大笑着说:“怎么,凭我的本事找到你还难吗?”

我一脸的茫然他竟无视,却风趣地说:“你是不是欣赏西方人开会都喜欢站着啊?”

我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定了定神,感到有些失礼了,连忙拉过一把椅子请他坐下,又忙不迭地找来一次性杯子,沏上茶端到他的面前,不好意思地说:“您喝茶”。事情就那么不凑巧,他抬起手来正要说什么,一下子和我端过来的杯子碰到了一起,杯子顿时飞了出去,幸亏杯子是朝另一个方向飞的,否则我俩准有一个挨烫的。我显得更加慌乱了,连连道歉,他却那么认真地说:“那杯子飞出去时很像我们的飞碟靶子”。

“啊?”我下意识地啊了一声,因为他打圆场的方法超出了我的想象,那可是一杯开水呀,他竟和飞碟靶子扯到了一起,真是既幽默又透着“枪手”的道行。

我重新沏了茶才算得到一些些心理安慰。

我觉得他很有意思,从我提出问题开始,他不但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无拘无束得有些转客为主。片刻,他看出了我的心思,没等我再追问便笑着说:“那天在出版社分手后,我跟他们要了你单位的地址,今天路过,进来看看你,哈哈,事先也没给你打个电话”

我没等他说完连忙打断他说:“怎么,您还有我的电话?”

他又是一阵爽朗的笑:“我要了地址不要电话岂不成了瘸腿?”接着又是一阵笑声“没有经过女士的同意,要了地址还要了电话,失礼了,哈哈……”

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说:“不是,那啥,”我也不知要说什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天因为有事,离开得急了点儿,也没给您留张名片,是我不恭了,别挑我的理啊。”可话一出口觉着不对啊,怎么反倒成了我失礼了呢?

平时,我说起话来总像打机关枪似的,经常以咄咄逼人的方式令对方处于从属位置,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他,我怎么显得笨嘴拙舌的,是不是他的气场太强大了。嘁!奇了怪了。

这时,我们编辑部负责《名人专访》栏目的编辑娜娜进来了,我如同得救了一般,为尴尬的局面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

我连忙向娜娜介绍了他,就像刚刚发现新大陆那样激动,连珠炮似的把那天他跟我讲的世界纪录啦、冠军啦、总理、老帅接见啦等等我知道的一切全盘打包扔给了她,娜娜被我的一通狂轰滥炸弄得也跟着激动起来。我说完后,如释重负般地坐到椅子上。

娜娜和他开始了新一轮交谈,最终娜娜约她写一篇稿子准备发在《名人专访》上。

娜娜走了,屋里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气氛中。

“你也不问问我这次来干什么?”他首先打破了片刻的沉默“我给你带来了你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的?怎么连我喜欢什么他都知道?他不是路过才进来看我的吗?看来他是做足了功课,否则不会带着礼物搞个突然袭击。我的头脑带着一连串的问号瞬间迅速运转着。

说着他拉开黑色手提包的拉锁,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递过来,我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抬起手臂迟疑着没敢去接。他哈哈大笑着说:“放心,不咬人”。我经他这么一说反倒增加了几分恐惧,抬起的手臂伸出去不是,放下去也不是。他见状忽然伸出另一只手扯着我的袖口,硬是把小盒放在我手里,我险些把它扔在地上。

 “打开看看”他微笑着说。

我胆怯地拿着小盒,生拍有什么恶作剧会发生,于是小心翼翼地打开一道缝,见没跳出来吓人的东西才掀起盒盖儿,我简直吃惊了,嘴里嘀嘀咕咕地说:“偶滴神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些?”

他见我吃惊的样子神秘地笑了笑说:“那天你走后,你就成了大家谈话的焦点,他们把你说的神乎其神。说你喜欢收藏军品,什么军装、军衔、军帽、钢盔以及各种军事模型,家里就像个小博物馆,还说你喜欢打枪、喜欢画军事题材的画、喜欢穿迷彩服,还说你当过运动员。我听完他们的谈论,感觉你简直是个谜……”他如同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了个痛快。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继续说:“你喜欢打枪,成绩怎么样?”

我几乎全神贯注地摆弄着从小盒子里取出的帽徽、领章和他积攒多年亮闪闪的铜质猎枪子弹壳,突然听他发问,我差点儿脱口而出“我的枪法没的说,很准的,那次民兵训练我8发子弹打了76环呢”,可话刚到嘴边立刻生生给咽了回去。心里骂着自己“蠢货,面前是世界射击冠军,神枪手,有你得瑟的份吗?”于是我吞吞吐吐地蹦出几个字:“一般般,呵呵,一般般”。

“哈哈,一般般可不行”他话茬接得很快,“等有机会我教教你打枪”。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