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当代女子画会会员,北京油画学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本人在出版界工作,集绘画、摄影于一身,。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美展、影展,多次获奖。在国内外发表各类美术、摄影作品两万余幅,本人及作品被辑入多部名人大典。2010年5月13日退休,退休前就职中直单位某期刊总社任副总编,《学与玩》杂志创刊人之一,《太空大战》连环画绘画、撰写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欠他一个拥抱(五)  

2012-01-17 23:1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欠他一个拥抱(原创连载)

(五)

王玉群

几十年没摸枪,一上来就打个满堂彩,这不得不说经历全名皆兵那个年代的人的一种特殊本领。

飞碟被击碎了,我看着他向我投来的异样而又神秘的眼神,心中有些得意,但又不好在他面前表现出来,只是眉毛向上微微挑了一下。当教练发出“好!”的一声喊时,我如同一个老辣的枪手抬枪扣动了扳机,随着清脆的枪声一团弹丸飞出枪口……

如果失败是成功他妈,那么骄傲肯定是失败他爹。人就是这德行,沾沾自喜害死人。

果然,飞碟以一个大抛物线的优美形态稳稳地飞向远方……

“妈的脱靶了!”我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心脏咚咚咚地狂跳起来。这下完了,刚才的命中人家肯定说我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蒙的。没辙,在世界冠军和教练面前玩枪,丢人现眼是在劫难逃的定数。

打枪就是这样,当你毫无压力的时候,成功的几率就相对高些,一旦有了压力,越想打好就越紧张,越紧张手就越不听话,手一不听话子弹就不知飞哪儿去了。射击比赛比的不只是准头,比的更是心理素质。

呵呵,在越打越紧张的过程中,我最终以10发3中收场。不过,教练和他都不住地夸奖我,因为第一次打飞碟能击中3个已经不错了,可我除了纠结还是纠结,因为我自认为枪法很牛的,心理素质很棒的……

接下来,教练就不再跟着我们了,由他带着我去室内打步枪和手枪。

室内第一个项目是步枪,每打一枪靶纸能自动回到面前观察弹着点。哈哈,这回我还真是露脸了,5发5中,50环。最关键的是靶纸上只有3个弹孔,其中3发子弹打在一个点上,形成一个很小的由三个半圆形组成的三角形弹孔,比其他两个弹孔稍微大些。

我回头看了看他,脸上故意流露出一些些找回刚才丢面儿的傲慢神情,可他根本没看我,两眼盯着靶纸比我还激动,并且不住地点着头。片刻,他掏出钢笔唰唰唰,写下了姓名,哪年哪月哪日,几时几分几秒,5发50环,然后签上了他的大名。我接过有世界冠军签名的靶纸,心情万分激动。因为这是对我这个军迷、枪迷射击技术的肯定,也是一个难得的收藏。

后来我又打了美国、德国、意大利的5种手枪。由于枪太破、太老,又没有经过严格校抢,子弹基本都跑偏,几个弹孔扎堆似地偏向一方,要么左上,要么右下,连他试了一枪都没打中靶心。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算了,打几枪过过瘾得了……

枪打完了,“射击训练班”结束,打道回府。

后面发生的故事出乎我的预料,大概也是这次“射击训练班”的重点……

我俩做了一段汽车换乘地铁一号线。

一路之上,地铁列车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车上人很多,我俩各自寻找一个可以容下双脚的地方站着,人随着列车运行的惯性左右摇晃着,在这种条件下也不适于甚至根本无法聊天,我们就那样默默地前行……

列车一站又一站,当到了该他下车的那一站时,他居然没有下车。我问:“您怎么不下车?”他很随便地回答:“我先不下,还有点儿事。”我丝毫没介意他的话。

当我到达中转站该下车换乘2号线时,它却跟着我下车了。

“您也换2号线?”我惊奇地问,“对啊”他简单地附和着。

不是上下班高峰期,2号线人不是很多。到了东直门,我该下车了,他竟然又跟着我下车了。

“天,难道他到这边来办事?好远的路啊。”我心里暗暗地嘀咕着。

我们一同出了地铁站,我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2点了,肚子咕咕咕地叫着,怎么也得吃点东西安抚一下拼命叫喊的肚子再回家了。我看他并没有急着去办事的意思,可我怎么也不好扔下他一个人去吃饭,毕竟他陪了我大半天,请他吃顿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客气地说:“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吃完饭您再去办事。”他毫不推辞地说:“好啊,哈哈哈,我肚子也提抗议了。”

那年,离地铁口不远的东内把角处有一家羊蝎子馆,我在那儿吃过,味道不错。

“吃羊肉吗?”我微笑着问他,“那家的羊蝎子很有名,也有些年头了”。

“吃吃,哈哈哈”,他一脸春风般地回应着。

店不大,也就能容下几张桌子。我俩边吃边聊,他很兴奋,似乎要把在路上没说的话都补上,我几乎插不上嘴。当然,除了打枪还是打枪。我这身迷彩打扮和打枪的话题,引得店老板时不时往我们这瞥几眼,我心里好笑,幸亏我俩没长一副坏人的脸,否则他非报警不可。

按惯例,吃饭时有男士在女士不担当买单的义务,只要动嘴吃就行了。那天,连吃带聊个把小时后我俩都吃饱了,他不停地称赞着羊蝎子的美味,分毫看不出有买单的意思,我微笑着叫来店老板买了单。就在我买单的瞬间,看到对面的他脸上隐隐露出无奈的尴尬。是啊,如果他可以很慷慨地应付一切,也不会想到要拍卖自己的冠军奖章,更不会活到了这把年纪还想到要以自己的名义去开什么饭馆。此时我的心里更多的是同情……

从羊蝎子管出来我准备跟他告别了,感谢他给了我过枪瘾的机会。“您不是要去办事吗?”我轻轻地说,“我再坐两站车就到家了,谢谢您!”“不,我不去办事,”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想去你家看看。”他的话音一落,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说是射击训练班却只有我一个人,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说要去办事,吃完饭又说不去办事只是想去我家看看。可为什么当时不提出来,而是转了几道弯最后打我个措手不及呢?一连串的问号在我大脑里打着转……我是不是想法太邪恶了,他不过想去我家做客,何况又是个名人。我立刻批判了自己,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在我家,他看到我满屋子的收藏品激动不已,像个大孩子似的摸摸这个,动动那个,那种投入的神情跟他的年龄不相符合。我傻傻地站在那里,任凭他的自我陶醉……

他拿起我在德国奔驰总部买的奔驰车模“哇——不错,呜——嘀嘀——”。接着,他放下车模一手抄起一个精美的印泥盒,我顿时手心冒出汗来,生怕他拿不住打碎了,那可是清朝嘉庆年的东西。“好漂亮,一定是古董,会卖不少钱的”,他独自嘀咕着,幸好他轻轻地放回了原处。这时,他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又伸手去拿我家老辈传下来的古董,我下了一跳,万一失手我怎么向全家交代啊。我急中生智,迅速拿起一把西班牙产的,用冷金属压制而成的老式燧发枪的模型,“您看这把模型枪怎么样?”我大声地说。他缩回手转过身看了看,“好精致啊!”他兴奋地边说边接过模型枪做出瞄准的动作,“砰砰”,嘴里发出射击的声音。“可惜是假的”,他表示很遗憾地说……

“您喝点儿水吧”,我把刚才沏好的茶端到他面前,“这是明前的龙井,很不错的”。

他定了定神,好像刚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似的,慢慢接过茶杯坐在沙发上。

“你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他充满羡慕地问着,“这一屋子东西得值多少钱?”

我觉得他自从打算开餐馆后,好像开口就是钱,对于我这些藏品的真正价值并不关心。我眨巴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才算是最佳答案。

他见我没出声便接着问:“能不能换辆好车?”

我说:“应该行吧,没试过,因为我还没到变卖家产活着的地步呢,哈哈。”

他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水,眼睛盯着那些东西看不够似地来回扫着。嘴里自言自语:“相见恨晚,真是相见恨晚啊。”接着屋里出奇般地静,静得就像我俩根本不存在一般……

突然,他转过头死死地看着我,他那如电般的眼神带着深情、带着渴望、带着要把我融化了一般的力量,我心里着实有点儿发毛,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他突然冒出一句:“我能抱抱你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恳求弄得几乎晕过去,心咚咚咚地狂跳不止,我一脸绯红不知如何回答,手心里溢满了汗水。我强作镇静结结巴巴地说:

“这这,我、我,”,我发觉我根本控制不住心中的慌乱,有些语无伦次“你、你就不怕我把你请、请出去?”我也不知道我的嘴里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话。

他听了我结结巴巴而又略带着决绝的话克制住了冲动,脸也红到了耳根,他真的没有抱我。

又是一阵沉静,是尴尬中的沉静……

“其实”,它打破了沉静说“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感觉你与众不同,当你第一枪击中飞碟时我就想冲上去抱你,当你5发50环打了3个弹孔我更想抱你,只是傍边有人,我没敢。”

我听了他的话,头脑中立刻闪现出第一次巧遇、第一次突然袭击似地进入我的办公室、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只有我一个人的射击训练班、没有事先征得我的同意跟到我家,除了巧遇外,后面的一系列举动都是他精心设计的,终于在他认为合适的时间开口了。如果我同意他的恳求,孤男寡女同在一屋“抱抱”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不得而知,也不敢想象。真要是出于对射击成绩的庆贺当众拥抱一下可以理解为高兴之中的一种礼节,可是几小时以后独处之中再补礼节,似乎性质就不同了……

他声音沉重地给我讲了他的家庭和生活,我表示理解,但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填补他生活中的缺憾。

我送他到车站,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61)|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