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当代女子画会会员,北京油画学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本人在出版界工作,集绘画、摄影于一身,。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美展、影展,多次获奖。在国内外发表各类美术、摄影作品两万余幅,本人及作品被辑入多部名人大典。就职中直单位某期刊总社任副总编,《学与玩》杂志创刊人之一,2015年5月退休,《太空大战》连环画绘画、撰写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2017-06-18 08:45:02|  分类: 父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我的父亲、母亲和我哥哥的合影) 

谨以此文献给远在天国的父亲

父亲——我的守护神

王玉群

父亲是天,是整个家庭的灵魂,父亲之伟大、之恩情,不是只言片语所能表述清楚的,即便每天每天地诉说,也依然道不尽。虽然父亲在家里担当的不是母亲那样面面俱到的角色,不会陷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繁杂家务中,但父亲的责任重如山,一年到头全家几口人的吃喝穿戴都靠父亲一个人去打拼。由于社会的性质决定,父亲每月挣来的有数的薪水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家里每一个物体包括柴米油盐、鸡毛蒜皮都渗透着父亲辛劳的血和汗。无论家里遇到多大的难处只要父亲在就没有过不去的,父亲是全家人的主心骨。父亲在孩子眼里就是伟大的守护神,孩子在父亲眼里就是他的生命。

 

我小的时候好动,不闲着,虽然不是那种坏孩子,学习门门100分,但整天在外面跟一群男孩子疯玩。当然,玩也是有定数的,不是《官兵捉贼》就是《攻城》,要么就是翻跟头、爬树,有时还上房掏麻雀。不过那个时代的男孩子不像现在,他们绝对没有半点超越孩子的单纯,大概跟那个时代还没有让孩子食用提前发育的垃圾食品有关系吧。

 

我那会儿真是给父亲添乱,三天两头不是手腕子戳了就是脚脖子扭了,父亲工作了一天应该好好休息,可是我这肿得老高的扭伤无法让父亲歇着,父亲还得精心呵护我。每每这个时候,父亲就像不怕火的战神,把酒精倒在碗里点燃,我眼看着碗里呼呼的蓝色火苗子升腾着有些害怕,而父亲竟徒手蘸着燃烧的火苗给我擦揉,火苗在父亲手上忽闪着,我看着都觉得瘆得慌,总担心父亲的手被烧坏,可父亲的脸上从来没有流露出半点畏惧,总是微笑着。我一次次地被感动,一次次地膜拜,一次次地心里发誓:等我长大了孝顺他一辈子。

 

小时候,我特别盼着父亲下班,只要父亲回家后坐在椅子上,我立马坐在父亲的脚面上,背靠着父亲的双腿,父亲双脚一抬一抬地上下悠着,那感觉真像摇篮一样舒服,就像靠着一座大山那样踏实。


记得我四岁时全家从北新桥搬到城外,那时中国十大建筑之一的全国农业展览馆落成后开展了,父亲带着我们几个去参观,尽管从我家到农展馆骑自行车要20分钟,但那个年代除了父亲的一辆自行车外没有其他交通工具,父亲不可能带我们几个骑自行车去。那个年代还没有二环路和三环路,公交车也没有开通,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走着。那会儿我虽然小,但一听说父亲带我们出去玩也不知道什么叫累了。父亲带我们走小路,就是那种两边是农作物可以走马车的田间土路,我们一路跑跑颠颠很快活,时不时采几朵路边的野花。父亲随手揪几根毛毛草一边走一边给我们编小毛毛狗,我们高兴极了。那时没到上学年龄的我还不懂什么叫小资,什么叫惬意,就是一个字“爽”。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80年代的父亲,已经80多岁了)

农展馆的展品很多,一个馆接着一个馆,那超大的麦穗,巨大的南瓜,还有比我还高的大葱,简直让我大开眼界。等参观完几个馆我感觉累得不行不行的了,从那时起,在我的印象中农展馆的面积大得没边了,回家的路上我实在走不动了,父亲背起我,我趴在父亲的背上,感觉就像趴在一张舒舒服服的席梦思床上,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现在想想,其实父亲带着几个孩子出来比我们还累,不只是身体累,主要是累心。

 

几十年过去了,在我心里仍然留下小时候的情结,我再也没敢去农展馆参观,我觉得会累个半死。

 

记得那是夏天的傍晚,父亲下班后带着我们去爬东直门城楼,那会儿的城楼年久失修,木制的楼梯歪歪斜斜,有的地方楼梯板残破的只有一半,有的还有窟窿。楼梯黑乎乎的,我不小心一只脚卡在窟窿里吓得哇哇大哭,父亲蹲下身子小心地把我的脚弄出来,还生怕把我弄疼弄破,此时蹲在我眼前的父亲让我觉得非常伟岸。

 

父亲是个远近闻名极其善良的人,也是最具有亲和力的人,无论院里院外的老人孩子见到他都由衷的客气,老远见了就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父亲受人尊敬是人们发自内心的。平时,父亲早起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人们起床后看到清新的环境非常感动,父亲的举动影响了几个人,他们一起加入到为集体做好事的队伍中来。

 

下雪了,那个年代经常下雪,而且雪很大,地上积雪很厚。父亲不但清扫了院子里的积雪,他沿着院门扫出一条通到汽车站的路,少说也有一里地。之后,再下雪出来扫雪的人多起来。父亲为大家做了很多模范举动,使我也受父亲的影响成了为大家每天管理冬天自来水管子的早开晚关的义务劳动中。过去不像现在家家都有自来水,而是一个大院一个水管子,如果没人管理,冬天一夜之间就会冻死冻裂,很多院子里的水管子都冻得死死的没有水了,只有我们大院由于我的管理一个冬天都不会被冻,保证大家有水吃。你不会想到,那时我才上小学,居然干起了大事,都是父亲言传身教的结果。

 

我贪玩,因为那个时代每天上半天课,下午作业也不多,余下的时间就是玩。比现在的孩子幸福一万倍。孩子之间少不了打打闹闹,虽然有时我们受到欺负时觉得有父亲这座山靠着,敢冲着对方大胆地喊:“你敢打我我让我爸打你!”但是,父亲从来不护犊子,只要是我们理亏,父亲绝对会拉着我们到人家去赔不是。即便我们在理,父亲也不会跟对方发威,一准先教育我们,让对方都觉得不道歉都没法做人了。许多年,父亲的为人令人高山仰止。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70年代,父亲(左三)在市高院退休时单位给拍的纪念照,那时父亲已经70多岁了。】

父亲在市高级法院工作,每天骑自行车上班要一个多小时,故此,很早就出门了。我上小学时,学校离家有半小时的路程,每天我和几个同学结伴走着去。一旦父亲晚些走的时候就用自行车送我一程,到学校附近的路边放下我,同学们很是羡慕,就像现在某某同学家长开着宝马送他们一样羡慕得不行不行的。

 

那个年代家里除了过日子没有额外的钱去买些不该买的东西,每月父亲的工资拿回家,母亲都要有计划地把钱一份一份地分出来,买粮的钱不能买菜,打油的钱不能买黄酱,哪份是交房租交水费的,哪份是买煤买柴的,算得清清楚楚,用猴皮筋一卷一卷地捆着,决不能乱花,否则一个月就接不上了。那时没有胡乱消费一说,是计划得清清楚楚的月光族。

 

学校组织看电影,我不是每次都能去,母亲掰着手指算算,有结余就让我去,其实那会儿学生票才5分钱,可5分钱也不是小数呢,西红柿季节一分钱一斤,一场电影等于五斤西红柿的价呢。

 

这次母亲同意我去看电影了,我很高兴。每次看电影都是老师带我们排着队走到交道口影院,走近路也要将近俩小时。

 

那天早晨出发前,母亲还没起床,父亲给了我一毛钱让我路上买冰棍。去的时候排着队,我没舍得花这一毛钱。回来的时候快到中午了,太阳很毒辣,走得满头是汗。当我走到离家还有半小时的路程时我看见了卖冰棍的,同学们都跑去买冰棍,又渴又累的我摸着兜里攥出汗的一毛钱思量半天,最后还是买了两根奶油冰棍。我原本想买3分一根的红果冰棍,可是在我犹豫的时候都被同学们买走了,我只好豁出去高消费了一把。

 

我为什么要买两根冰棍呢,买一根不行吗?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我的心里也惦记着在家辛劳的母亲,我不能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冰棍,才把仅有的非常珍贵的一毛钱都买了冰棍。

 

我举着冰棍一路小跑,冰棍化的水顺着手流到胳膊,我一边跑一边舔着胳膊上流下的凉丝丝的奶油水。我使足劲跑到家,冰棍化得没剩下多少。

 

我把残存冰棍举到母亲面前,母亲非但没表扬我反倒很生气,以为我是跟父亲要的钱,她不能让我养成这种贪图享受的坏毛病,于是胖揍了我一顿。母亲也心疼我的一顿揍,因为我也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她搂着我也哭了半天。我知道母亲的难处,我尽管很委屈,但毕竟我把10斤西红柿变成了两根化得不成样子的冰棍了。

 

晚上父亲回来了,母亲问了父亲才知道,那一毛钱真是父亲给我买冰棍的钱。我也责备自己太不懂事了,怎么就不能忍一忍,再坚持一下就到家了,家里有母亲用凉水给我泡着西红柿和老洋瓜呢。

 

不过,由于父母的教育,至今我依然保留着节俭的习惯,真不怕大家笑话,我今年春天穿的风衣还是1992年在香港买的,算算已经25年了,没见过我穿这件风衣的朋友照样说我的衣服很时尚很有款。当然,我特喜欢的一件连衣裙被同事笑话一顿,称我是穿了件老古董。对于我而言,无所谓,好好的衣服扔了怪可惜,总比新裤子扯几个洞做样子要实在多了。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父亲和小孙女、小孙孙)


16岁那年我很幸运,没有轮到我们去插队。没等到毕业就提前招工进了兵工厂。

 

我们厂平时任务不多,一旦忙起来就实行两班倒,白班和小夜班。白班早8点到下午5点,夜班下午2点到凌晨12点半。

 

那个年代的人们没有现在的夜生活,电视还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一到晚上七八点家家都关灯睡了,凌晨12点半到处黑乎乎的。

 

我们厂在三环路边上,那时三环路周边都是农村,路的两边都是庄稼地。从厂门到三环路大约200米,隔得很远的电线杆上亮着昏黄的路灯,赶上路灯坏了多少日子没人修,似乎整个世界漆黑一片。

 

穿过三环路就是一条土路,这段路没有路灯。从工厂到我家要经过一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风一吹哗哗作响,夜深人静听着这动静很渗人,胆子小还真不敢走。

 

除了这些让人惊悚的玉米地外,农村的狗多,不是现在家里养的宠物狗那么可爱,都是农民养的脏兮兮的看家狗,一个个凶巴巴的。

 

走着走着经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一只狗吓人一跳,有时几只狗狂吠着打架撕咬,见这情景真怕被狗咬了,于是吓得躲在一边等狗打完架四散后才敢继续往前走。

 

那个年代到处可以听到蛙鸣,虽然一堆青蛙哇啦哇啦地叫个不停,像个大合唱打破夜的寂静,但一个人走夜路听着蛙鸣不会那么浪漫,头发根都竖着。现在想想,走夜路有青蛙叫说明平安无事,真要静的没有半点声响反倒令人毛骨悚然,

 

我一个16岁的女孩子下了夜班独自走回家真是心里打颤。好在那个时代有点问题的人都不敢犯坏,一路之上除了自己吓唬自己也真没遇到想象中的意外。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父亲和他的小孙女)


那天下了夜班我依旧提心吊胆地往家走,我忽然发现老远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我挺害怕,那人手里还杵着一根棍子。我立马警觉起来,摸出装在包里的一把刮刀,那是工作用的,为了以防万一下了夜班随身带着。那会儿没有刀具管制一说, 也没有菜刀实名制的伟大创举,所以身上带把防身的刀具不犯法。

 

我放慢脚步,不敢发出声音。路灯下的人好像远远发现了我,侧过身朝着我故意大声干咳了两声。就那一侧身和接着传来的咳嗽声,我顿时害怕的心放下了,我非常惊喜,那是我的父亲,他怕我害怕,半夜起来到路上接我。

 

父亲,我的伟大父亲,他一大早还要骑个把小时自行车去上班,为了不让我害怕竟然半夜起来站在路灯下接我,只有父亲才知道女儿的心,只有父亲才是我的保护神。

 

我的夜班一周轮换一次,一到我上夜班父亲就半夜起来,风雨无阻,这一站就是大半年,如果长期下去也不是事,父亲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意外获悉别的车间也有在我家那一片住的同学,我找到她们相约一起走,从那时起我有伙伴了,不再让父亲接我了。

 

后来父亲的单位给他配备了一辆自行车,父亲就把他的自行车送给我了。从那时起,我下夜班就可以跟着几个师傅从大路骑车一起走了。尽管避开了哗哗作响的玉米地,但还有一段路很僻静,父亲竟然又开始接我了,由于我换了路线,父亲也改变了等我的地方,比之前走的路还要远,每当我跟师傅们到了分手的路口,他们就赞叹地说,看你老父亲又在那等你呢。

 

一晃几年过去我不再上夜班了,父亲也不用半夜起来接我,我内心的歉疚总算舒展了许多。

 

那是70年代末一个让我难以忘怀的日子,我晚上去朝阳文化宫画画,十点半才结束,我一个人骑自行车回家,路不算近起码要骑40分钟车,骑快点也得夜里11点多到家。当我走到半路,突然电闪雷鸣,接着暴雨下来了。

 

我没带雨衣,大雨把我彻底淋透了。我吃立地登着车,脸上流下一缕缕迎面打过来的雨水。当我骑到离家还有一公里多的一家工厂的大墙拐弯处,黑灯瞎火的看不清前方。

 

就在此时,我突然发现眼前一个白色物体一闪,当我还没辨别清楚冲过来的物体时已经到了眼前,太过突然,根本反应不过来,更无法躲避。只听一声响,接着就是一个剧烈震动,我与对面冒雨逆行冲过来的人相撞了,我失去了平衡倒下去。

 

撞我的是个小伙子,也没穿雨衣,他着急赶路居然逆行而且速度很快。当我爬起来想跟他理论时,小伙子根本没理我,骑上车跑了。我一股子劲上来想追上去,可是当我扶起自行车才发现,我新买不到一个月的飞鸽自行车被撞得车轮扭了,行话叫龙了,推着走车轮都不转。

我气愤地大喊——你站住,是男人就别逃跑啊!

 

什么是不是男人,人家才不在乎,三十六计走为上是老祖宗教他的,不逃跑就是傻逼。

 

我望着消失在大雨中的黑影才知道无奈一词的重量。

 

我看着瘫痪的自行车,半夜11点多了,被有任何办法,只能扛起来回家。


 【原创】父亲——我的守护神 - 画家王玉群 - .

 (父亲抱着他最小的小孙孙)

就在此时,父亲出现了,他打着雨伞拿着雨衣又来接我,他远远地听到我的喊声急速赶过来。父亲看了看自行车,发现不只是车轮龙了,连大梁都弓了。他又看了看黑乎乎的远方,真想好好教育一下撞了人还逃跑的没教养的坏行为。可是,除了昏黄的路灯照射下的划出线的大雨什么也看不见。

 

雷声轰轰地响着,大雨继续无情地拍打着我们父女俩,透心凉加上透心凉,我的心情凉透了。

 

父亲见我无大碍,安慰我几句后扛起自行车往家走。大雨哗哗地下着,我给父亲打着伞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地走着,我们谁也没说话,默默地融在深夜的雷雨中。

 

当我撞车倒下去的时候脚踝扭了,由于气愤没感觉疼,到家才发现脚踝肿得老高还伴有钻心的疼痛。


深夜,父亲又点燃了酒精,蓝色火苗在老人家的大手上突突突地忽闪着……

 

                                                            2017618日写于父亲节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